乾纡很废

写文章可以帮我缓解压力
铁虫是珍宝
轰╱胜出是良药,
绝对不吃轰爆还有咔右
全世界都吃我讨厌的cp,很惨了
脾气不太好,你如果跟我说我讨厌的cp,我就会骂你。

追妻三十六式

一:第一式
二:第二式
有些东西是两个人的,不是一个人一厢情愿的

  因为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都是很有名的英雄,怕宣布离婚的消息会导致一些不能控制的影响,就没有公之于众。所以知道他们离婚的也只有各自的公关和一些关系紧密的朋友了。
  
  所以当爆豪胜己说来绿谷出久的事务所做客的时候,绿谷出久也没有理由拒绝爆豪胜己,拒绝了被人看出来了什么反而会引起猜疑。
  
  绿谷出久把爆豪胜己带到接客室,“你干嘛?我还要忙,没空接待你。”开口就是把人往外赶。爆豪胜己硬着头皮背奈盖事先写好的稿子“想你不行吗?”
  
  果然看见绿谷出久一脸“爆豪胜己你是不是生病了?”的表情看他,爆豪胜己想杀了奈盖的心都有了。“额,唔,额,可,可以啊。”绿谷出久着实被吓到了,斟酌着还是应答了可以。
  
  爆豪胜己心里想杀奈盖的心丝顿时少了一些,他又听见绿谷出久问“你拿着盆小雏菊是要……干嘛……”绿谷出久把嘴边的“送给我的吗”又改成“干嘛”,那种花怎么看都不像送人的。
  
  爆豪的脸上疑似有红晕升起”我手里想拿什么不是我自己的自由吗?!废久你管那么多干嘛!” “好好好,你的自由,你的自由。”
  
  有人过来打断了对话,让绿谷出久去看一个送过来的案件处理的文件,绿谷出久让爆豪胜己自己先坐一会儿,他就走了。
  
  爆豪胜己见绿谷出久走远了,把小雏菊扔进绿谷出久事务所的垃圾桶里。把束紧的领带扯开喘喘气,心里有些懊恼路上处理那个歹徒,早知道应该打电话叫其他人过来处理的。
  
  爆豪胜己本来是拿着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的,可是路上遇见了一个威胁人质的抢劫犯,爆豪胜己把花放到一边就冲了上去,回来的时候花已经被自己的爆破烧成了枯枝,爆豪胜己有些懊恼,虽然他已经用了小范围的爆破了。
  
  马上就要到昨天和绿谷预约的时间了,有些来不及了。奈盖自告奋勇说要去找花,让爆豪胜己先去。
  
  爆豪胜己到绿谷事务所门口的时候,奈盖已经到了,就是脸色有些怪,扔给他个盒子就跑了。
  
  “我又不会吃人……”嘟囔着拆开了盒子,爆豪胜己觉得当初就该把奈盖炸飞,爆豪胜己看着手中的小雏菊差点把花盆捏碎。
  
  刚想破口大骂奈盖,绿谷出久就推开那个玻璃门出来了。他一脸神色诡异的看着自己,嘴巴抿了几次想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爆豪看了看时间,上午九点半。只要这个废物能在十二点之前处理完事务所的事情,他们就能去吃饭。
  
  正想着,绿谷拿着笔跑过来了“小胜你走吧。”爆豪胜己此刻正盘算着怎么表现就被泼了一盆冷水,都来不及反驳“我没有想约你出去”。“为什么我要走?”
  
  “那么,小胜觉得我们有什么理由可以一起出去呢。”绿谷出久淡淡的看着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很想大吼他,因为我们发生过关系!而后又心惊,这些对于绿谷出久来说都是阴影,一丝温存都没有。
  
  “我以为我们离婚那天我说的很明白了。”绿谷出久直视着爆豪胜己“我不爱你,你也不爱我。你心里装着的不是我,你嘴上挂着的也不是我,你放不下我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反抗过你,都在顺着你的轨迹走,忽然间偏离了,你开始不习惯不适应了,不是吗?”
  
  爆豪胜己张张嘴想说不是,脑海里在一起三年的回忆走过一遍也没能让爆豪胜己拼凑出能挽留的理由。
  
  “小胜你,真的知道我想要的,和你想要什么吗?”

(铁虫)跟我做接吻以外的事情啊,喂!

        妮妮略黑化,然后是一丢丢双向暗恋
       是老梗
       最近开车太多,腻了,要开始专注写情节了。
       这个还混杂了一些我对铁虫感情的认识,可能会有些混乱,还请看完理解。

————————(๑>؂<๑)————————

       tony好像从来没有说过人类的语言,上嘴唇和下嘴唇也从来没有碰在一起,所以tony回应不了“我爱你”。

半夜发车:耶~

我是第一章

(铁虫)跟我做接吻以外的事情啊,喂!

        带有黑化妮妮,一丢丢双向暗恋
   我是下
  peter烦躁的敲着桌子,从食指到无名指,再从无名指到食指,最后jane实在受不了,拿本奥数练习册拍在peter发出噪音的手上,威胁警告peter再发出躁音就要记peter违纪。
  
  peter也不看jane,拿着练习册低头就开始做。jane看着peter几乎是一目十行的答题,遇见难一些的题目就随手拿张纸开始演算,写两下凭着内心的感觉口算出来就写在题目后面,也不看结果的对错。
  
  过了半个多小时,两个ipad那么厚的练习册居然被peter做了一半。jane叹了口气,伸手遮住peter的练习册,“你在烦什么啊?”
  
  “我?没有啊,你看错了。”peter立马否认,jane刚想反驳peter什么就被放学铃声打断了。
  
  peter不给jane接着说下去的机会,从从座位上跳起来,神情夸张的向jane解释“哦,天呐may等着我回家帮她做蛋糕小甜饼呢,peter觉得这个理由好像不够,又补充了一句,就是和成面团加奶油放烤箱里的那种。”jane无语的看着peter语无伦次的找借口,peter在may“我就静静看着你”的目光下抓狂了。
  
  “哦,天呐,伙计,拜托!别这么看着我!”说完抓起书包跑走了。
  
  走到皇后区最喜欢吃的那家三明治店点了个三明治就开始烦躁的等待,收银老板诧异的问他,腌黄瓜要像平常那样拍碎吗?peter摆了摆手,随便你。
  
  拿了三明治进入小巷子急匆匆把站战斗服装穿上,并没有把背包用蛛丝沾到墙上,而是把背包背到背上就走了,peter今天不想再因为背包和may争吵了。
  
  stark大厦里,friday对peter身体检测的系统发出了警告。friday询问tony“sir,检测到peter心率不齐,需要向peter询问情况吗?”tony喝着蔬菜汁的手停了下来,思索了一下,“接通吧”“yes.sir”tony接着喝剩下半杯的蔬菜汁。
  
  “sir”“on.kid……”“抱歉sir我不是peter。”friday及时打断tony要脱口而出的教育。“friday,怎么没有接通和peter的通讯?”“他拒绝了。”“哦……”tony摸着下巴调出了peter的身体报告。
  
  peter此时正在纽约某一栋高楼上吃着三明治,艰难的咽下没有把腌黄瓜拍碎的三明治,心里有一丝丝懊悔,同时心里更加烦躁。
  
  peter干脆把整个面具都摘了下来透气,夕阳毫不吝啬的围绕着这个年轻人,今天一直皱在一起的眉头也因为橘红的阳光而变得柔和些许。
  
  微风吹拂,吹乱了peter额前的碎发。peter慵懒的靠在旁边的狮鹫装饰上,任凭被三明治的香味吸引来的鸽子吃掉自己的晚餐。
  
  身后黑白的瓷砖更显得青年身上红蓝的紧身衣突出,peter用把重量都压在屈起左小腿上,右腿在空荡的空气里晃荡。因为坐姿原因在tony视线里只能完完整整的看清小腿,其他部位都被挡在了小腿后面。
  
  但仅仅是这样也让tony觉得喉头发紧,peter的小腿纤细又能让人感受到紧实,腓骨长肌撑起紧身服弯出好看的曲线,让tony莫名想到如果做爱的时候那紧实的小腿夹紧自己该是多么诱人……
  
  该死的太热了,热到tony想脱下盔甲逃离这份闷热。还没等tony进一步动作,对面的peter已经发现他了。
  
  peter似乎是有些懊恼,没错是懊恼,tony第一次看到peter面对着他眼里居然有懊恼的情绪。
  
  peter的双手插进头发里,把棕色头发拢到一起,露出饱满的额头。peter站起身,吓到了身旁吃的正香的鸽子,胆怯的鸽子连三明治都不顾就飞走了。
  
  peter在一片鸽子扑棱声和羽毛翻飞中向下倒去,任凭地心引力拉扯自己坠向地面。在快要到距离地面的危险距离的时候,向一旁的大楼发射蛛丝荡走了。
  
  “friday,连接karen。”“sir,拒绝访问。”自己的人工智能很快给出答案,tony感觉到peter在抗拒自己,这种逃出他掌控的感觉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想知道为什么,启动机甲追了上去。
  
TBC

要不要猜猜原因?猜对了开车

(胜出)追妻三十六式

    是成年咔和成年久  破镜重圆
带有私设咔,久。因为我觉得英雄有所成长,咔和久也不会一成不变,萌雷误点🙅🙅🙅

第一章点这里:第一式

ps:你们猜猜会不会有三十六章~
有人说是虐咔的,其实不是哦,这是个甜文哦。


————————ԅ(¯ㅂ¯ԅ)我是分割线———————
   如果你对着星星许愿,并且足够虔诚的话,宇宙潮汐就会回应你的愿望,派给你颗星星,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
————————ԅ(¯ㅂ¯ԅ)再来一次———————

    奈盖此时很想回去,要是他是绿谷出久的话肯定也想和爆豪胜离婚,这个男人暴躁又自大,嘴里满满都是难听的要命的话语仿佛从下水道里爬出的流浪汉。这样形容都是便宜他了。
  
  他一点都没有从眼前这个人观察出他许的愿望是想和绿谷出久在一起的痕迹。奈盖一说爆豪胜己喜欢绿谷出久,他就会用猩红的眼睛阴冷的盯着奈盖,奈盖吓的立马住嘴,这算是说中后的恼羞成怒吗?
  
  最后奈盖被赶出来了,无论奈盖怎么解释爆豪胜己还是不相信它是颗星星,爆豪胜己让奈盖自己去找警察然后回到妈妈怀里哭去吧。
  
  奈盖忍住抽爆豪胜己的冲动联系主星想要回去,跟这么凶巴巴的一个人在一起即使他是星星都要折寿了好不好!
  
  主星告诉奈盖“你要不要再待一天时间?”
  “再待我就死这里了!!!”后面跟着三个大白眼。
  “爆豪胜己既然许了愿望,那他心里一定是想和绿谷出久在一起的。”
  “没有,绝对没有,我一提‘绿谷出久’这四个字他都恨不得撕了我。”奈盖打完字想起爆豪胜己的眼神就有些后怕。
  “星星的职责就是帮助别人实现愿望,你既然接下了,就不能轻言放弃,你先别下断论,再观察一天,不行我就把你调过来。”主星说完说完就把通讯给掐断了。
  
  奈盖再发过去的信息后面都加了三个感叹号,表示对方不同意接受您的信息。没办法把脾气撒在自己的主星上面,奈盖恶狠狠的盯着爆豪胜己的大门,决定最后要抓住他的黑料卖给狗仔记者,让爆杀王火一把。
  
  爆豪胜己起的很早,凌晨五点街道还在被闷青的夜色笼罩的时候他就醒了。
  
  奈盖虽然是颗星星对外界环境没有太大反应,但还是要睡觉的。奈盖此时被检测系统吵醒也只能跟上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穿着黑色的运动服在街道不急不缓的走着,他看上去并不是要去晨跑,那他起这么早干嘛?奈盖的疑惑超过了困意,远远跟着爆豪胜己看他想干嘛。
  
  爆豪走过坏了两盏灯的街道,右拐经过牵牛花丛,刺刺的头发蹭过繁茂的牵牛花枝带下朵牵牛花苞,爆豪胜己也没有在意就让他继续停留在头发上。
  
  早点铺的大爷向爆豪胜己微笑,奈盖以为他会直接走过去,没想到爆豪胜己向大爷点了点头。
  
  爆豪胜己踢开路中间的一个易拉罐,并不轻巧的脚步吓走了在垃圾桶里翻找食物的野猫。奈盖觉得爆豪都要走完半个城市了,他自己都飞累了。
  
  忽然爆豪在拐角处停了下来,奈盖赶紧把自己藏在一堆草丛里。蹲了一会儿,奈盖把原本属于这纵栀子花的露水都吸收干净了,也不见爆豪胜己有动作。
  
  爆豪低头看着手表,点了一支烟,目光直直盯着他的右前方。奈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有个人影在二楼阳台上,奈盖用系统把那个人影放大,发现是绿谷出久!
  
  奈盖下巴都要惊掉了,五点起床,步行半个多小时只是为了见绿谷出久啊,可是他那个距离是看不清绿谷的脸的吧?奈盖疑惑的看着一直盯着绿谷出久不放的爆豪胜己,平常爆豪胜己坚硬的脸部线条柔和了下来,总是瞪起来,充满敌意的眼睛也放松了下来,奈盖看不清他眼里装的东西,烟雾氤氤氲氲从爆豪胜己嘴里升起遮住了他的脸。
  
  
  六点半爆豪胜己回到了家里,给自己做了早饭,收拾收拾在七点二十到了爆杀王事务所。
  
  爆豪胜己又恢复了那个讨人厌的状态,毫不留情的指出实习生的错处,并把对方骂的狗血淋头,其中一个软软的女孩子还被骂哭了。
  
  奈盖抽了抽嘴角,觉得早上应该是他眼瞎。中午爆豪胜己带着那个软软的女孩子出去巡逻,女孩不敢靠近又不能离太远,爆豪理都不理女孩,照着自己的步伐走。
  
  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奈盖在心中给爆豪记了一笔。在爆豪巡逻的街道上忽然发生了抢劫,爆豪和女孩子连忙跑了过去。
  
  爆豪直接利用手中的爆破飞了过去,女孩在后面小跑跟着,追上去的时候,爆豪胜己已经和敌人打在了一起。
  
  “爆豪前辈我帮你!”女孩的个性是眩晕,可以使对方强制进去眩晕。爆豪大吼“别动,想想我今天早上跟你说的!”女孩在爆豪说之前已经动手眩晕了敌人。
  
  女孩的个性的缺点是敌人进去眩晕了之后,自己也会进去虚弱期。女孩使用了个性之后虚虚的靠在电线杆上,背后忽然响起了阴恻恻的声音“抓到一个漏单的呢~”
  
  女孩不敢扭头,拼命抬起脚却动不了,女孩感觉那把刀已经碰到皮肉了。惊恐的眼睛里流下泪水,想起了爆豪胜己今天上午骂她的话。
  
  表皮组织被锋利的刀刃刺破,流出了血液,女孩感到了疼痛,闭上眼睛准备等待最糟糕的结果。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睁开眼睛发现那个人已经被爆豪胜己踩在了脚底下。爆豪狠狠在罪犯脸上踩了一脚,嘴里依然是欠抽的语气“都告诉你了,使用个性救助居民之前要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你的脑子是个摆设吗?”
  
  奈盖看着爆豪胜己口是心非忽然能理解昨天他说的话了。
  
  女孩一反刚才胆怯的态度凑到爆豪胜己身旁,虽然爆豪说的话还是很难听,但是女孩子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会被吓哭了。
  
  中午十二点和切岛上鸣一起吃午饭,不是爆豪主动过去的,而是那两个家伙主动过去的,和爆豪胜己聊一聊最近的新闻。爆豪胜己嘴上让他们滚开,但身体一点动静都没有。
  
  奈盖:我是不是遇见了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主星:你不要乱用成语啊喂……)
  
  爆豪胜己一直在事务所待到五点半,在六点的时候回家,六点半做完了晚饭。
  
  爆豪家的餐厅西面是一面大大的落地窗,太阳的余晖毫不吝啬的洒下来却没有照亮爆豪胜己。
  
  桌子上的饭由一开始冒着热气到慢慢风凉爆豪胜己都没有动筷子,奈盖奇怪的看着检测板里的爆豪胜己,猪排饭不好吃吗?
  
  奈盖看到爆豪胜己又露出了早上他看到的那种表情,系统给出猜测是想绿谷出久了。奈盖看不下去了,让系统把自己传送过去,猛地抓住爆豪的手臂。
  
  爆豪胜己惊讶的看着这个早上被他赶出去自称星星的人忽然出现,朝自己大吼“既然还是喜欢那就去追回来啊!”
  
  
 
   TBC
奈盖:咔酱既然这么好了你为什么和他离婚啊
绿谷:你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婚两个多月了好吗,我怎么知道他变了???
奈盖:哦……
  
  
  

一个关注的太太同时喜欢我喜欢的cp和我讨厌的cp是什么硬核操作???
哭了,这是取关还是不取关啊

(胜出)追回妻子的一百种方式

  虽然说要看着写但还是要稍微正经一下
♪      (_)/
成年咔×成年久   破镜重圆
本文的咔会加入私设,性格不会那么偏激 ,不能接受的请绕道
看我们的咔酱是如何追回自己的小娇妻~

      
————————ԅ(¯ㅂ¯ԅ)我是分割线———————
   如果你对着星星许愿,并且足够虔诚的话,宇宙潮汐就会回应你的愿望,派给你颗星星,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
————————ԅ(¯ㅂ¯ԅ)再来一次———————
        爆豪胜己家的落地窗玻璃碎了一地,洒在地板上,明显是因为外力撞碎而形成的大洞明晃晃的挂在 窗框上提醒这爆豪胜己有人非法闯入。
  
  而罪魁祸首正坐在地上摇摇晃晃试图站起来,小家伙刚站起来就因为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下,幸好他周围没有太多玻璃渣。小家伙立马求助的看着出现在客厅的爆豪胜己,希望他能帮自己一把。
  
  爆豪看到小家伙的脸心里产生的惊愕把原本要破口而出的咒骂给堵了回去。
  
  爆豪快步走了过去维持着刚才惊愕的表情,蹲下来,掐住小家伙的脸。
  
  这张脸长的居然跟废久一样,连雀斑的位置和数目都是对的,就是这是只幼久。爆豪胜己怀疑绿谷出久是不是中了敌人的个性才会变这么小?
  
  带着茧子的手再加上没有控制力道,立马把小家伙掐出了眼泪。爆豪还嫌不够,又左右扯了扯,小家伙生气了,流泪的大眼睛怒试着爆豪,伸手要揍他,没想到这一下过去恰恰巧打在了爆豪的脸。
  
  空气中出现了短暂的寂静,然后爆豪胜己“杀了你”的暴怒吼声和小家伙惊吓的泣音充满了整栋楼。
  
  绿谷皱眉看着爆豪脸上小巧的巴掌印和沙发上脸肿着的小家伙,绿谷一开始以为爆豪打电话是在开玩笑,故意引他过去,于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直到爆豪胜己吼他你再不过来我就过去拖你!绿谷相信爆豪胜己是这样的人,才百般不情愿的同意过去。
  
  到爆豪家之后才发现爆豪没有骗他,他说他家出现了个和他长的一样的麻烦家伙。沙发上的那个小家伙长的确实和他一样,只不过是他小时候的翻版。
  
  绿谷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谴责他打小孩子,爆豪无所谓的瞪回去,一脸关我屁事的欠抽嘴脸。
  
  绿谷忍住和对方吵架的冲动,看向在沙发上哭个不停的小“绿谷出久”,绿谷放柔了声音问他“小朋友,你的爸爸妈妈呢?”小“绿谷出久”停止了哭泣,哑着的嗓子“我没有爸爸妈妈。”
  “那你叫什么啊?”
  “奈盖”
  “那你为什么来这啊?”
  “我是颗星星,帮助这个人实现愿望!”奈盖说着指向了爆豪胜己,“他想跟你在一起。”
  
        绿谷出久明显认为这是爆豪胜己又做的什么把戏,他并不相信眼前这个小孩子的话,敷敷衍衍的应合了几声。

  奈盖没有看出来,他心里觉得讲出了其中一方的心里话绿谷会惊讶还是激动呢?然而出乎奈盖意料的是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都双双沉默了。绿谷无奈的看着奈盖“小孩子不要掺和大人的事情,你不懂。”说着揉了揉奈盖的头。

  
  “我觉得你会处理好一切的。”虽然绿谷出久人没有看着奈盖,但是爆豪胜己知道那是在跟他说话, 爆豪没有应声。
  
  直到关门声响起,爆豪胜己都没有什么动作。奈盖有些懵了,主星告诉他这两个人不是相爱的吗?现在什么情况???
  
  奈盖跳下沙发,跑到爆豪胜己跟前抓住他的手,急匆匆的催他“你快去追他啊。”爆豪胜己甩开奈盖自嘲的笑了笑“追他干嘛?”
  
  “你们不是互相喜欢吗?!”听了这话爆豪胜己嘴角咧的更大了“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都已经离婚了。”
  
  奈盖彻底傻眼了,主星告诉他的不对啊。爆豪胜己猩红的眼睛此时才看向奈盖,里面透着冷漠和不屑,再往深处看去会看到满眼疲惫。“我不管你从哪里来,有什么目的,但是现在别顶着他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奈盖握紧拳头,他有些生气了,朝着爆豪胜己大吼“主星就告诉我这么多,你说你们离婚了但是你绝对还是喜欢他的!不然我也不可能以他的样子站在你身边的!”
  
  “什么主星不主星的。”爆豪胜己不耐的甩手。
  
  “是因为你许了愿望要和绿谷出久在一起!如果你不许愿望我是不会被派下来的!我们星星只会变换许愿人喜欢的那个人的模样的!”
  
  爆豪半张脸都笼罩在了阴影里,不知道是被说中了心事还是根本不想理奈盖。奈盖心里拿脚趾头赌,爆豪胜己绝对喜欢绿谷出久,但是看着爆豪胜己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紧张。
  
  爆豪胜己终于抬起了头,眼睛里闪着不知名的光“既然你这么神奇,难道算不出来,离婚协议是他先签的吗?”
  
  TBC
  这回的名字真的不是脸大滚出来的了,愿望的日语用中文音译就是neigai
  
  
  

(铁虫)隔壁快递员上班了吗?

大半夜为了开个车真不容易,弄了半年也不会弄a03

只想想开个车,没有什么剧情可言,车也十分破,实际意义上我第一次开车 (﹁"﹁)

点我刷卡:点我看铁虫小破车

那是一种不甘心,混杂着嫉妒,不可思议,羞愧,和难以置信。
对自己的过余高估,对他人的过于看低。得过且过又偏偏觉得自己是对的,最终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当假象被推翻之后,整颗心的血液都被抽空了,明明被温暖包围着,却感觉心里比任何时候都冷,一种名为羞耻的感觉从脚底直冲头顶。
这感觉让人难过、让人烦躁、让人心生悲凄!
我到底行不行啊,你又想多了,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好了,出什么风头……
想蜷成一团,躲进某个角落的洞里

(铁虫)如何用100美元度过一个星期上

  

  peter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怎么解出匀变速直线运动的x-t图像,也不是如何才能让may相信自己每天晚上出去并没有鬼混。而是如何在用100美元度过这个星期。
  
  然而现在只剩下了31美元,peter把头埋进枕头里也没法让桌子上那几张钞票和硬币多一个子出来。“shit。”peter低声咒骂着钞票和tony stark。
  
  几天之前也就是星期一,tony和peter打了个赌:peter要用100 美元渡过一个星期。peter渡过了就能得到tony的一天,反之也是tony得到peter的一天。
  
  好,现在还有31美元。那69美元呢?!!!在最新乐高死星积木制作商的口袋里。
  
  不是peter想买,而是它打!折!诶!!而且是他和ned都想要的一款!!!你说怎.么.能.不.买.呢!
  
  果然购物的时候都是tony stark买之后都是peter parker啊。peter丧气的趴在床上,看着那31美元发愣。
  
  当指针指到9的时候,peter振作的拍拍脸颊“没关系!蜘蛛侠是不会被这种小困难打倒的!!这个星期还有四天,四乘五就是二十!够啦,哈哈哈哈哈。”
  
  自我安慰完毕的peter十分开心的蹬掉鞋子上床睡觉了,然后karen把这段图像传到了tony哪里。
  
  tony吃了口蛋卷,挑眉看着乐观的peter,“kid,还是太天真啊。”随即咬下最后一口蛋卷。“sir,这算不算作弊?”karen询问着tony“啊啊,我好像记得你要升级了。”karen立马改口“在游戏里能胜出才是好手段。”“Thanks,好姑娘。”
  
  peter要抓狂了,他之前一直很喜欢的一本原子对撞的物理详解在前面的跳蚤市场里居然有卖,只要20美元!那本书原价是80美元。
  
  他借这本书看过,讲的特别详细,上面还有教你如何实验和记录数据。peter纠结了一上午,物理老师上课被提问要不是有may他就死了。
  
  “peter,你今天怎么了?”may拉开peter前桌的椅子坐下来问peter。“may,如果你有一个特别想要的东西,但是你如果要了他你就没钱了,你还会买吗?”“唔,那得看珍贵程度。”“两年。”“那我肯定要。”peter皱起眉头,“可是那你就没钱了啊……”“可以再攒嘛。”
  
  peter没有办法说出自己的赌约,也不再问may,把头重新放回了桌子上。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在意钱,但是我觉得你喜欢什么就一定要去做,不然留下遗憾会惋惜一辈子的。”peter猛地抬起头,握住may的双手,“你说的对,我不能就这么留给自己遗憾。”狗狗眼里发出了志在必得的光芒。
  
  peter一放学就跑到那个卖书的摊位上,却发现有人拿着那本详解!
  
  “hey,你拿那本书干嘛?”peter走过去问,那是一个黑人小哥哥“我也想买不行吗?”peter果断摇头“不行,我找了这本书很长时间了。”“哦,我刚才翻阅了这本书发现很有意思,我也想买了。”peter着急了“你这人怎么……”
  
  “好了好了别吵了。”摊主连忙出来拉架,“你们谁出钱高我就给谁吧。”peter微微攥住了手心里的31美元。
  
  “25美元”黑人小哥先发制人,peter现在说不要有些迟了,只能祈祷不要超过30美元。每次peter都是加价一美元,对方直接两美元的跳,很快到peter了,petrer只能出30美元,不然他拿不下来。
  
  peter咬了咬下唇,扭头看着老板“这就是一本用过的书,30美元不是太贵了吗?”老板摊摊手“又不是我竞猜啊。”peter有些被噎住
  
  那边黑人小哥已经在催促了,“快点你买不买啊。”“……30美元”小哥听了之后嫌弃的看着手里的书“30美元太贵了,不值得,给你吧。” 说罢递了过去。
  
  peter不可思议的看着他,peter觉得自己被坑了,绝对的。

被tom可爱到了
内心os: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