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纡很废

写连载就会拖很久的乾纡
铁虫是珍宝
出久是良药,
绝对不吃轰爆还有咔右,生理性厌恶切爆
十八线线下写手
全世界都吃我讨厌的cp,很惨了
脾气不太好,你如果跟我说我讨厌的cp,我就会骂你。

你我同是这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孤魂野鬼,寻不到去处,也找不到归路。


没理由只准你,而不准我,你不喜欢的难道我就喜欢吗?


(铁虫)star先生(3)

多疑图书管理员peter化身爱情的丘比特帮助风骚金主tony追风韵店主popper,最后反被追的故事

前文:

(一的连接一直挂,真是对不起了,点开二就有一的连接,)

半夜码字,困死了,明天再校对,亲亲看文的每一个小可爱啦。

٩(๑^o^๑)۶

  

       “我需要一个解释。”popper头疼的看着坐在一旁椅子上委屈巴巴的peter。

  

  “他说你死了!”tony抢先回答,先告旁边的毛小子一状。peter一脸嘲讽的看着摇尾巴的tony,“popper小姐跟我说,如果有人表明要见她并有追求的意向,通通说她死了。”

  

  tony愣了一下,原来是自己搞错了啊,不行不能承认,怎么能承认自己刚才再跟一个小屁孩置气。

  

  “你直接说不就好了,你刚才是什么语气?”tony把矛头对准peter,“我什么语气难道你听不出来吗?扰乱书店收款秩序你让我有什么语气?”peter不甘示弱的反讽回去。

  

  popper头疼的看着吵架的两个人,迸发出的烟火气息简直让popper头晕。

  

  “好了好了,也是我不对,当时气极不想跟那些人纠缠那么多,就那样告诉了peter。peter你下午就好好休息吧,好好反思反思,你不该打架的,popper看向tony,至于这位先生……”peter收到批评吃瘪的垂下头。

  

  tony一看有戏,连忙发出邀请“popper小姐为何不吃顿午饭来商议呢?”popper想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便答应了下来。

  

  peter发誓他绝对会记得那个公孔雀走出休息室那个挑衅的眼神,他会让那个公孔雀付出代价。

  

  下午机会就来了。

        当peter在六点整冲出教室以最快的速度穿过学校走廊,从教学楼门口发力奔跑借力踩在铁栅栏上翻过去之后,有人冲他狂暗喇叭。

  

  “what?”peter摘掉耳机,看着旁边发了疯鸣笛的汽车。车窗遥下来tony探出头示意peter上车。

  

  peter把头扭回来带上耳机不打算理会对方太多,就听见tony大喊“如果你不上车,我就要告诉你的教授,你在校外私自斗殴,你的专业课就等着D吧。”

  

  “啧。”peter怒视着tony,眉头皱的好像可以夹死tony。tony耸了耸肩,peter面无表情的走向那样造价不菲的奥迪。

  

  特意在车旁边的水沟里踩了两脚,然后上车后又特意在红色车垫上跺了两脚,看着脏了的车垫peter的心情好了一些,微笑着看向tony“请问先生有什么事呢?”

  

  tony抽着嘴角看着peter幼稚的行为,在peter问话的时候回过神来,发动汽车。“不急,吃个饭慢慢说。”

  

  peter在刚刚的五分钟里经历了一次高级服务,进门就有人鞠躬,还有人过来要拿走他的包,peter连忙抱住自己的书包表示不用了。

  

  吃饭有人拉椅子,还为自己系上餐巾,peter怀疑只要自己要求,他们甚至可以把端上来的牛排打成肉酱然后一口一口的喂自己。

  

  peter小口小口的喝着鳕鱼汤,无聊的看着对面优雅吃着牛排的tony,在看到tony翘起小指叉起一块牛排时,终于忍不住低下了头,暗搓搓自己的鸡皮疙瘩。

  

  peter还是喜欢自由的进食环境,像他和may姨那样面对面吃着牛排聊天,虽然吃的内容和这个天差地别,可比这个冷漠的桌子距离好多了。

  

  tony终于吃完了,擦了擦嘴,抬头看到peter只是喝了鳕鱼汤,“这些食物不合你的胃口吗?”tony拍了拍手叫来了侍者要重新换一桌。

  

  “stark先生!不用了,谢谢您的好意,我不饿!您快说您要干嘛吧!”peter连忙阻止了tony想要再换一桌的行为,这环境下,就算是给peter三明治,peter也不想吃啊。

  

  tony让侍者退下,脸枕在交叠的双手上,一脸正色“我想让你帮我追popper。”

  

  “哈?”

  

  

  

  

【天官赐福】师无渡其人

这个甜心写的太棒了吧(哭泣)


季禾:

※水15°个人向


※水风亲情向or爱情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双玄看心情【?】


※双水有对手戏x



<1>


师无渡少年时期,师家发生两件大事:


一是其弟师青玄的降生;


二是还是个婴儿的师青玄被传闻中的白话真仙盯上。


白话仙人这个东西,一旦被它缠上,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时候它便尖刻咒骂祝你早日遭灾;人们拥有珍宝的时候,它便诅咒你终会失去,以此刺激人产生恐惧并吸食,进而促使诅咒成真,如影随形,不死不休。


<2>


虽然婴儿师青玄并不懂得何为恐惧,可他终会长大,更是会受身边人情绪的影响,师家不愿他的童年乃至一生活在阴影之下,于是先听从一位路过的道人的建议,佯作寻了个替身回来,后又在家中长子的决定下送兄弟俩出门苦修。


<3>


苦修的日子并不好过,从小锦衣玉食的师无渡骤然落入粗布衣裳吃粳咽菜的地步如何如何不适应不必多提,更糟糕的是,因是苦修并没有从家中带任何侍从,以至于他不得不担起照顾小师青玄的责任。每每劳心劳力哄弟弟入睡以后,他总心累地叹口气,自言自语道,想来我这苦修是比常人还要苦一点的。


可这多出来的一点点苦,他甘之如饴。


<4>


师青玄一天天长大,越发向往比屋外那一片空地更远的地方,师无渡也不好拘着他,想着他可以先把周边环境清一下,防止他遇到危险。


然而他清的范围再广,也架不住师青玄跑得更远。


在小师青玄看来,这也新奇,那也有趣,便渐渐走入丛林深处。


<5>


长命金锁予师无渡指示的时候,他正在冥想。得知弟弟受伤,师无渡顾不上将要烧开的水便夺门而出。因着苦修多年,他几息便赶到了师青玄身边,拉过抽噎着的弟弟鲜血淋漓的手臂,小小地抽了口气,用手帕小心地沾掉血液,发现伤口都比较惨,只有掌心的伤口较深还扎进了木刺。


没想象的那样糟,师无渡松了口气微微放下心来。


<6>


刚觉放心,师无渡便寒毛倒竖心中警铃大作。蓦地回头,对上一双竖瞳。


是一条碗口粗的蛇,不知潜伏了多久,正无声地吐蛇信子。


师无渡同它对视片刻,突然暴起,随手折下一根树枝一跃而上,用尽全身气力将尖端捅入了蛇的七寸,把蛇捅了个对穿,蛇身抽搐两下,不动了。原本卷在树上的蛇身滑落,后师无渡一步落地。


小师青玄被这场面吓到呆住,旋即声嘶力竭地嚎啕起来。原本后怕到一身冷汗正准备训斥几句的师无渡顿感头疼,将弟弟背上捡起蛇尸往回走去,一路上缓声安慰,听着背上的哭泣转为呜咽,直至最后声息渐渐消了下去。


他背着这么温暖的一点负累舍不得松手,就像背着全世界。


<7>


回到竹屋前,师无渡看着烧塌了半边的屋子瞠目结舌。刚刚走得急没把火扑灭,一点火星溅出来,在没人看护的情况下竟燃起了旁边的柴火堆!


师无渡扭头看看弟弟尤带泪痕的睡颜,心里柔软成一片,视线稍微一转便发现酣睡的小师青玄嘴角亮晶晶的痕迹蔓延到了他衣服上,脸色一黑后习以为常地转过脸去眼不见心不烦。


当师青玄终于睡醒揉了揉眼睛神智清明过来以后,看到的便是守在他旁边的哥哥以及,一地灰烬。


他眨眨眼,疑惑道:“哥哥?”


发觉他醒来,无聊地一直拿狗尾巴草在弟弟眼前晃来晃去的师无渡连忙丢开手里的草,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嗯,原先那个屋子太小了,我给你建个更大的。”


“好诶!”


<8>


平安喜乐的生活短暂的很,师青玄在哥哥的照顾下算得上无忧无虑的童年在十岁时戛然而止。





天黑许久还没等到弟弟回家的师无渡循迹找去的时候,远远便听到一个尖利的声音又笑又叫地高声道:“找到你了!哈哈!跑不掉的!你跑不掉!你躲不了了!哈哈哈!”


师无渡暗叫糟糕,飞速冲过去将紧紧捂着耳朵闭上眼睛缩成一团的弟弟拥入怀里,便往家的方向轰出一掌反身冲出。


那声音对他的出现颇为诧异的样子,然后越发兴奋起来:“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你兄长将会因你而死!”










tbc.


—·—·—·—·—·—·—·—·—·—


以下全是瞎几把叨叨


—·—·—·—·—·—·—·—·—·—


完了完了开始苦了【?】


先暂停,我好心疼


完全不知道水哥飞升之前是怎么打架的,他飞升之前用扇子么???他是啥神啊??【文看下来我就记住了文神和武神两个分类


头秃


—·—·—·—·—·—·—·—·—·—


文中那个蛇死了以后和水哥谁先落地我和同学进行了一番深刻探讨:


我说蛇滑落的时候蛇身与树皮有摩擦力


她说水哥下落过程中空气阻力比较大


我说水哥朴素的生活穿的肯定不是华裳广袖,达不到衣袂纷飞的效果所以空气阻力不大


她说蛇身滑


我???


然后我坚持写了我的观点,耶


—·—·—·—·—·—·—·—·—·—


行的,,又和基友深♂入探讨了蛇能不能死,怎么死的
基友表示这么大一条都称得上蟒了
我,,我,,我说水哥nb!!!【不会写水哥飞升前怎么打架所以强行解释


—·—·—·—·—·—·—·—·—·—


我就很好奇,贺玄x师青玄cp名叫双玄,水师x黑水叫双水,为什么师无渡x师青玄就不能叫双师???


我搜tag根本搜不到好崩溃啊!


—·—·—·—·—·—·—·—·—·—


完毕

sm什么的写过了吧,还是喜欢甜腻轻松一点的

(铁虫)stark先生(2)

*我感觉我的简介写的和文章一点关系都没有哈哈哈哈(尬笑)就不写了

前文:

(*˘︶˘*).。.:*♡

“peter?Peter?”Tony看着收银台上熟睡的家伙有些无奈,他觉有人得在自己精心地朗读之下睡着简直不可思议。
  
  这个小家伙平时在教授课上也是这么睡的吗?Peter一直叫不醒,Tony 还有事情问他,可不能这么放任他睡过去。

        又叫了两声无果,tony思索自己是不是该晃醒Peter。
  
  tony盯着Peter毛茸茸的脑袋,这颗暖绒色的脑袋有些混乱,毛发叛逆着纠缠在一起、盘旋、又向上。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给这个乱七八糟的绒团梳理一番。tony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或许是tony的注视太过于炙热,Peter悠悠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一只大手伸了过来,Peter皱着眉抓住那只手顺着胳膊去看原主发现居然是stark先生,连忙放开,咧开一口小白牙露出无辜的笑容。

         tony没想到叫都叫不醒的Peter会醒过来,当场被抓包实在太过于尴尬,tony咳了两声“你在我朗读的时候睡觉是不是太过于不尊重我了?”
  
  Peter 连忙摆手“不是的先生!很好听!就是我昨天写论文所以睡的很晚,然后我邻居家的猫…”tony也没想真地追究这个责任,他也没想到Peter能解释这么长的时间,tony头有些痛,打断了Peter的对话。

       “ok,OK。我相信你的证词,不要再解释了。”peter方才住了嘴。Tony 开始跟Peter聊东聊西,如果有人来结账买书,tony会主动让开位置还会夸上几句对方书挑得好。标准的微笑,磁性的声音,tony整个人在收银台前简直闪闪发光。

       他到底要干嘛…Peter无语地看着旁边开屏闪闪发光的tony。这货要干嘛啊,他家不是很有钱吗?难到不应该坐在办公桌后面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得那种吗?
  
  还是说大公司也有轮休制?不应该啊,这些公司应该都是老扒皮才对啊,不过我还没有大学毕业,我也不知道最这些大公司有没有轮休制,回家搞完那个该死的量子论的论文就去向学姐学长,一直不闻窗外事也不好…

        Peter忽然想到了一个手抖的答案:他是不是看上自己了?Peter想到这没拿稳手里的书掉地上了,tony正和结账的人谈笑风生,听到声音扭头看向Peter,关切地问他“你没事吧?”
  
  
Peter不敢看tony发光的脸“没事!我没事!没拿稳书而已!”Tony 才扭过头去继续聊天。

Peter强行制止了自己胡思乱想可只要看着tony的背影就忍不住想到刚才地猜想,Peter这一上午过的可谓是心烦意乱,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

        中午Peter要换班了,tony聊了一个上午,脸上还是能展露出得体的微笑,反观Peter脸上满是憔悴。
  
  “你不要紧吧?”tony贴心地上前询问,Peter不动声色地后退两步表明自己不要紧,tony又问Peter要不要和自己共进午餐,Peter眉毛跳了跳,额头上忍不住冒青筋,他已经忍了一个上午了,这个老男人到底要干嘛?!!!

“不用了,stark先生,我有自带午餐。”Peter冷冷的拒绝,这边tony也感觉周旋了一上午应该可以了,可以问他想要的东西了。

tony走进peter两步,Peter后退两步。Peter皱起来的眉毛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先生您还有什么话要说?”
  
  “放松点。”ton y耸耸肩
  
  “您快说,我赶着下午课。”
  
  “把你们店长的电话号码给我吧?”tony微笑着说出要求。
  
  “你要追我们店长?”peter眉头皱的更狠了,还夹杂着他也没察觉到的失望和一丝醋味。
  
  “额,也不……”“死了,我们店长死了。”peter也不等tony说完,直接打断他。
  
 peter说完拎着书包绕过tony,tony一把抓住peter,忍着怒气“我觉得我们经过一上午的相处,起码说话语气我应该放尊重吧?”
  
  peter瞬间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原来一上午都是装的。peter甩开tony的钳制,“我这不是告诉你了?死了死了死了!!!!”
  
  “我可真为你们教授收的学生堪忧啊……”tony眯了眯眼睛
  
  “那也比你这个公孔雀好的多,peter立马反击。
  
  pepper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群人在围观什么,剥开人群发现peter在和之前纠缠她的人打架。
  
  peter和tony打成了一团,peter用牙齿咬tony的肩头,tony使劲拽着peter的头发,活活像小流氓打架,毫无章法还幼稚的可笑。
  
  “你们给我住手啊!!!”pepper朝这两个幼稚鬼大吼。

*连载对于我这种十八线写着好头疼啊
*并不是peter故意那么说的,原因下一章会解释,你问我为什么不这一章写?我懒嘛

(胜出)一个小段子

  我们的绿谷出久同志表示男优什么的不做啦!
  
  最近观众要求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享受,于是导演要求他和爆豪胜己做的时候要“用力”导致每回他都会被做晕过去。
  
  虽然无数次跟小胜抱怨了能不能轻一点,但是爆豪胜己表示导演要求,我尽量。于是又被做晕了过去。
  
  绿谷出久感觉gv这条路一点都不好走,刚入道不久就面临每天被做晕的体验,虽然工资很高但是绿谷出久一点都不想要这种感觉!!!
  
  绿谷出久就递了辞职信,从公司电梯里下来的时候遇见爆豪胜己了,刚想跟他打个招呼就走。
  
  却被一把抓住手腕,绿谷出久才看到爆豪胜己额头上都是汗,像是跑着过来的。
  
  而且他的神情很可怕,绿谷出久咽了咽口水,面对这样的小胜他有些不敢开口。“小……”
  
  绿谷还没有说完就被爆豪胜己推进电梯摁在电梯的透明玻璃上。“你以为我是因为工作才艹你的吗?!”爆豪胜己说的咬牙切齿。
  
  “额,那……”绿谷出久的话再一次被爆豪胜己截断“我是因为你这个人啊!deku!!!”
  
  

(铁虫)star先生(1)

金主tony×兼职图书管理员大学生peter
苦逼风流一朵花金主追青涩多疑小娇妻
耶~

     炎热的夏日只会让人感到烦躁,即使知道蝉可怜的寿命,却还是忍不住想让它为此闭嘴。
  
  大街上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立马回家,只好另找凉快的方式,比如超市,又或者是一家中型的书店。
  
  市郊图书馆就是个很好的地方,有空调并且提供茶饮。叫“市郊”并不代表地处市郊,它在皇后区第三街道的拐角处,连门口都正正好好被阳光遮住,格外受太阳公公垂怜。

  书店里靠窗的两个女生看着台子上站立的男人互相咬着耳朵:
  “今天那个男人又过来借书了呢。”
  “对啊对啊,好帅啊!”
  “原来你喜欢大叔呀~”
  “哼,大叔有什么不好的!”
  ……
  
  书店里会在周日举办活动。在周日那天挑中自己喜欢的书在台上朗读五分钟就可以享受八折的优惠活动。
  
  平常都是小孩子过去,可能因为现在的初高中生都有手机吧,不怎么看纸质书了,另外一个原因应该是不好意思。
  
  小孩子上去多半是家长在后面推动的,小孩子觉得无所谓还可以拿到糖吃,于是书店里就会充满了小孩“咯咯”两分钟的笑声和三分钟的大声朗读。
  
  老实说,很难听。peter想把头埋进收银柜里,哪里有什么童音!连续听一个月,谁听谁吐好吗?!
  
  最近书店经常会过来一个男人,peter知道这个人是谁,资助他们教授在校外开设讲堂的大佬,据说还是从麻省理工毕业的,典型的高富帅。
  
  peter托了托自己的眼镜框,企图用眼镜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我好像见过你。”失败了!男人低头看了看胸牌“peter parker,好名字。”“啊,stark先生您好。”peter连忙打招呼。
  
  “你果然记得我啊。”男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peter忍住向下撇的嘴角叉开话题“stark先生是来买书的吗?今天有特别的活动哦。”
  
  “什么活动?”男人起了兴趣。
  “在那边台子上朗读五分钟,买的书可以有八折优惠哦。”peter说完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是个大佬,应该不稀罕这个八折。
  
  “好啊。”男人出乎peter的意料一口应下来,走向书架,很随意的抽出一本走向朗读的台子。
  
  男人把全身重量放在左腿上,黑色的直筒裤腿勾勒出修长的腿型,白色的衬衣隐隐可见里面的腹肌,脸上的胡子并没有显得老反而有一股知性的味道,摘下墨镜露出焦糖色的眼睛,眉毛配合的眼睛飞挑,透露出一股戏谑和漫不经心。
  
  “真是个花孔雀……”peter嘴角抽了抽,并不怎么看好男人。
  
  男人良好的身段吸引了书店里绝大部分的目光,他满意的环视周遭最后把视线停留在peter身上,又转回书上。
  
  男人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读“风经过很长很长的山脉,经过树尖儿,经过稻田,经过馥郁花园。风来了……”
  
  很意外的声音,还有点……好听。peter看着男人认真起来的脸庞,褪去了轻浮与焦躁,只剩下沉稳。
  
  微微上挑的声线只让人觉得欢快,时重时缓又仿佛在耳边低喃,像是低落的水滴,像是雪茄上燃气的烟雾,又像是飘在空中的一缕古龙香水。
  
  那张嫣红总是勾起嘴角的嘴一张一合蹦出来组合成优美的字句,雪白的牙齿上下触碰,好像含着一颗果冻,想让人也尝尝是什么味道的果冻……
  
  peter为自己这种想法感到脸红,在书店的空调下感到了燥热。peter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镇定。
  
  “不过真好听啊……”peter看着依旧认真的男人。peter一个月以来头一次认真的听别人朗读,不自觉的把男人的名字在嘴里转了两圈“tony stark ……”
  
————————~( ̄▽ ̄~)~——————————
        *求小红心和评论啦
  *❗️❗️❗️注意喽,tony朗读的句子并不是我原创的,是非白写的《仲夏难眠夜》,非常优美的文章。
  

(胜出)追妻三十六式

  社咔×社久
        含有破镜重圆,分分合合,小夫妻团圆
前文: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第四式

       爆豪胜己沉睡在自己以前和绿谷的记忆里起起伏伏,辗转反侧,又在和绿谷分离的恼火回忆中憋闷的醒来。
  
  爆豪胜己看着窗帘那边逐渐亮起来,连带着的光一点一点照亮了昏暗的屋子,也看到了墙角软沙发上将自己团成一团的人。
  
  他怎么会在这……爆豪胜己把心中的疑惑喊了出来“废久!”“在!!!”绿谷出久跌下来立马坐正,一脸懵逼的看着爆豪胜己,爆豪胜己看着条件反射的绿谷又好气又好笑,怎么和奈盖都是一个样子。
  
  “窝在那个小沙发里你是想感冒变成病毒携带体四处传染吗?”绿谷没有立即回答爆豪胜己的话,睡到昏沉的脑袋又懵了好一会儿才和爆豪胜己的话接上轨。
  
  绿谷出久站起身拍打身上不存在的泥土,绿谷有些懊恼,那么怕他干嘛,他又不会吃了自己……抬头看看爆豪胜己暴怒的脸,在心里又加了一句:再看吧。
  
  “我不会感冒,倒是小胜不但喝了很多酒还感冒了。”绿谷出久不服气的反驳道。
  “我昨天喝醉了有干什么吗?”
  “额……没有,意外的很安静。”
  
  爆豪胜己猩红的眼睛一直盯着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受不了与之对视,借口熬粥匆匆出去了。
  
  爆豪胜己并没有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就是非得抱着绿谷出久不放。绿谷出久拗不过喝醉的爆豪胜己,只好等待他睡着再挣脱出来。
  
  到了大半夜爆豪胜己才睡安稳,绿谷出久也差点在暖和的被窝里投降,最后还是靠着强大的意志挣脱了暖和的被窝在小沙发窝了一晚上。
  
  绿谷出久揉着被沙发硌得酸疼的肩膀来到了厨房,忽然想起来他不知道爆豪胜己把米放哪里了。他不知道爆豪胜己有没有重新布置房间,绿谷出久试着打开最里层柜子,颗粒饱满的米安静的放置在绿谷的面前,“什么啊,都没变啊……”
  
  “喂喂,小废物,快起来。”爆豪胜己不满的戳醒在床下趴着的奈盖,奈盖十分不满爆豪胜己把自己叫醒。从床底下钻出来就要爬进爆豪胜己的被子里。
  
  爆豪胜己领着奈盖的领子制止了奈盖钻进去,“要不是我叫来绿谷你就要在外面吹风到早上了,你居然还不让我睡觉!”奈盖大声跟爆豪胜己抗议。
  
     “多管闲事……”爆豪胜己眯了眯眼睛,把奈盖扔到刚才绿谷窝成一团的小沙发里,小沙发正正好好够奈盖窝进去。丝绒沙发上还有绿谷的体温,奈盖舒服的伸个懒腰,把爆豪胜己扔过来的被子盖住自己开始呼呼大睡。
  
  爆豪胜己重新躺下,回想了一下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昨晚的月亮,就是满目的绿色,他是不是喝太多了……
  
  “到底想要什么呢……”爆豪胜己盯着天花板的花纹开始发呆。
  
  绿谷出久端着粥进来的时候爆豪胜己已经睡着了,绿谷出久把小米粥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看着熟睡的爆豪胜己,犹豫了一下,擦了擦自己的手去摸爆豪胜己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
  
  “不是那么热了……”绿谷出久嘀嘀咕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话,说完站直身子又等了一会儿,在十二点正的时候把一张卡片压在碗下面,开门走了出去。
  
  “吧嗒”门芯对准了门锁,爆豪胜己睁开了眼睛。